寫完Program Note後的一些雜感

剛剛寫完這次「返魅書簡」樂展的節目單預備付梓,先引其中的一段話和大家分享。

「複合形式的操作,往往能夠產生許多交叉詮釋的可能性,使得作品的意義呈現多維度的空間深度,此種對於光陰的細膩探討與結構變化,似乎也只有透過音樂才做得到,無怪乎自古以來在不同文化中,音樂皆不約而同地被視為人類心智運作的基礎軟體。」

— 節錄自「返魅書簡」樂展 Program Note

其實對於光陰的互相詮釋,我們一定不會陌生,尤其是記憶對於當下的詮釋—我們走過的路、談過的戀愛、每一寸光陰都影響著重遊舊地的心境。但要將時間視為一種本文,反覆觀看、對照、探討其交互作用與本質、並產生豐富的意義與感受,這件事幾乎可說是非嚴肅音樂莫屬。

人類的文化自資訊革命以降,資訊的量將我們淹沒,Undo寵壞了我們的思考,加上隨選技術的發達,讓我們漸逐忘記生命在時間中的線性本質,對於嚴肅音樂做為一種光陰演繹語彙的重要性有逐漸低估的趨勢。

我們守在嚴肅藝術的崗位上,雖然渺小,但卻時刻牢記著它對人類的價值,期待在未來,人們仍能持續從其中獲得獨特的啟發。

購票聆賞 → 兩廳院售票:http://bit.ly/2HQR3rm
支持出版 → 群眾募資專頁:http://bit.ly/2FFx4ZQ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