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漫長的黑夜中

「這夜,為何如此漫長……」

這是聯篇歌曲《返魅書簡》的開場。也許很多朋友不了解,為什麼我的作品似乎充滿了感嘆?想想苦難的亞洲、想想沒有明天的香港、想想過去那些殺戳、那些蒙蔽、那充滿變數的國家命運,在這漫長的黑夜中,我們豈能沒有音樂做為我們抑鬱心靈的出口?

在首頁我寫了一段話:「什麼樣的音樂,能給予我們一個足夠深沉的空間、和緩的步調,讓無止無盡的人生得以暫時凝結、讓靈魂為那些來不及感傷的過往舒以喟嘆?」近代華語文化充斥著嘩眾取寵的媚俗氣氛,這樣的作品是稀少的。

然而寫作這樣的音樂是辛苦的,作曲家必須將心靈對痛苦的感知放到最大,即便是一個言而無信、一個輕忽的背叛、一個微微的歧視,都成為澆灌這巨大嘶吼的養份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