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作隨筆

關於「複合形式」(節錄, 2010)

在傳統的想法中,一個作品本身即具有其獨立的位格(πρóσωπον),因此當我們談論到一個作品(œuvre)時,它存在的狀態往往和一個「個體」一般具有獨立性;就算作品本身為多樂章的型態,也應被視為一個整體予以尊重。

然而在二十世紀後半,作曲家開始思考更多的可能性,尤其在後現代思潮與網際網路的興起之下,正如個體定義的解構以及「網格運算」(Grid Computing)等傳統界限模糊化的氛圍下,產生了像Karlheinz Stockhausen(1928-2007)的Licht: Die Sieben Tage der Woche 《光:一個星期的七天》 這樣的大型複合作品——由七部歌劇組成,其中包含一些可單獨演出的作品,例如Klavierstück XII《第十二號鋼琴小品》等。

「複合形式」這個名詞是我用來稱呼一種超越作品位格的形式,當一個作品除了本身獨立完整的存在樣貌之外、還與其它的篇章結合成一個更大的「超作品」時,就形成了所謂的複合形式。以本次首演的大提琴奏鳴曲 [即《凡塵悲歌》(2010) ] 為例,雖然它本身在音樂的性格上具有獨立性,但它在創作時也同時成為一個更大作品的一部份 [即複合形式室內樂《時間之歌》(2010)]。

Agnus Dei “A Victim’s Last Prayer”, for Baritone, Cello and Piano

羔羊經《一位受難者臨終前的祈禱》
為男中音、大提琴與鋼琴 

歌詞

1
黑夜 四面環繞著我
看不見一絲光明
曾經以為祖國的榮耀 將如旭日東昇
啊 不料竟是更令人驚懼的黑暗

2
噢 上帝的羔羊
啊 求你憐憫
求你憐憫 心中盼望將殘的
盼望將殘的 百姓

3
噢 上帝的羔羊
我將我的靈魂 交付與你
啊 你是否欺哄了我?
你曾應許 那得救的盼望…
你是否欺哄了我?
將我棄絕在黑夜裡

4
TACET

關於「返魅書簡」群眾募資計畫

在臺灣,嚴肅音樂的出版及流通仍然是一個極需要扶植的領域。在規畫這場「返魅書簡」樂展之初,就想嘗試為展演與出版搭起群眾募資的管道。好不容易突破許多心理障礙,第一次將募資提案上線。

嚴肅音樂不只是情感抒發的手段,它是人類一種獨特的思考方式,正如吾人藉由數學符號、語言文字來思考一般;然而不同的是,藉由嚴肅音樂,我們得以深刻且細緻地思考光陰。

除了展演,嚴肅音樂更需要透過出版——特別是樂譜的出版,來給予它不斷被閱讀、深思、演出的機會,使其內涵透過不同的詮釋更為豐富,並逐漸成為我們的精緻音樂文化資產。

本次群募正是針對樂展的四部作品能順利演出及出版:

+ 四首中文聯篇歌曲《返魅書簡》
+ 超過三十分鐘的大提琴無伴奏組曲《六首縮影》
+ 複合形式室內樂《凡塵悲歌》(包含鋼琴小品《天堂曲調》)
+ 為男中音、大提琴與鋼琴的《一位受難者最後的祈禱》(紀念二二八)

誠摯地邀請您加入,成為本次樂展及出版計畫的贊助者。

謝謝您的支持!

「返魅書簡」群眾募資專頁

The Letters of Re-Enchantment

《返魅書簡》為人聲與大提琴的聯篇歌曲

歌詞 / 張俊彥

這夜 這夜 為何如此
如此 漫長 這黑夜 這黑夜
被遺忘 彷彿被遺忘的 國度
散落 散落
散落在宇宙邊緣的 記憶

2

在除魅的年代 沒有所謂的愛美女神
沒有 沒有 沒有所謂的愛美女神
沒有 沒有 法術
在除魅的年代 雕像只能仁慈地沉默

3

然而 雲端的鳥兒啊
當你飛越 飛越曾經歇息的
幽谷 美麗的幽谷
是否 是否會分神於
懷念那青松的臂彎 溪流的呢喃
還有 棲身谷中 夜幕 夜幕降臨時
天空凝望著你 凝望著你的 每一雙眼睛?

4

因此
風兒早已流浪 田園早已荒廢
而流浪者
早已死在溫柔的 溫柔的臂彎

末世終將來臨 末世終將來臨
但終極的光明 只是風花雪月的想像

啊 為何
為何這夜 如此漫長

難道那只是一個夢

在金色的 金色的光輝中
你的微笑 你的微笑
你的微笑

在這漫長的黑夜中

「這夜,為何如此漫長……」

這是聯篇歌曲《返魅書簡》的開場。也許很多朋友不了解,為什麼我的作品似乎充滿了感嘆?想想苦難的亞洲、想想沒有明天的香港、想想過去那些殺戳、那些蒙蔽、那充滿變數的國家命運,在這漫長的黑夜中,我們豈能沒有音樂做為我們抑鬱心靈的出口?

在首頁我寫了一段話:「什麼樣的音樂,能給予我們一個足夠深沉的空間、和緩的步調,讓無止無盡的人生得以暫時凝結、讓靈魂為那些來不及感傷的過往舒以喟嘆?」近代華語文化充斥著嘩眾取寵的媚俗氣氛,這樣的作品是稀少的。

然而寫作這樣的音樂是辛苦的,作曲家必須將心靈對痛苦的感知放到最大,即便是一個言而無信、一個輕忽的背叛、一個微微的歧視,都成為澆灌這巨大嘶吼的養份…

關於即將在這裡的書寫

對於創作者來說,最熟悉、最有溫度的世界,還是自己的創作天地。

或許在世人眼裡,這只是一個屬於個人的小小花園,然而裡面的一草一木、一花一葉,都是自己親手栽種、悉心照護的,也許正是這種私密的真誠,讓嚴肅創作變得更具有力量。

好不容易,今年七月要在演奏廳舉辦這場「返魅書簡」個人樂展了。為了即將前來聆聽的人們——也許是舊識、也許是陌生的朋友——,我想在這裡分享一些創作過程中曾經有過、也許連自己都即將遺忘了的細微想法。

敬請大家期待,並看在有人願意鼓起勇氣創作的份上,給予一點溫暖支持。

但願這些書寫有助於大家進入我的音樂世界,並在這裡找到一點屬於自己小小趣味、甚至感動。若有的話,也請別介意與我分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