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樂展的標題

音樂會辦完了,但因為有些朋友說不知道標題的意義——也就是「返魅書簡」,因此我想就來補充一下好了。

有些這樣不尋常的標題,解釋起來可能會令你大失所望。最著名的例子應該算是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(這個標題奇怪的翻譯很多,不過不重要,因為)…根據作曲家拉威爾本人解釋,純粹是因為喜歡這行字唸起來的感覺,就把它放在標題上。「返魅書簡」這個標題當然沒那麼「瞎」,但選它做為音樂會標題,一部份原因確實是它唸起來有種特別的詩意——不過就只是一部份。

我在公開場合談到「返魅」(Re-Enchantment)有一段時間了,網路上應該會找到一些(我自己不甚滿意,所以不用讀太仔細的)舊作。在2013年《返魅書簡》的首演文件裡有一段這樣的註腳:

「以舊有的詩文,加上一些新寫的片斷,融合成一篇具有傳承意義的家書,描述追尋返魅的心境,猶如在永恆的黑夜中流浪,也預告了一道偶然劃過天空的偉大流星,為其隕落前照亮天際的短暫光華寄予深沉的悼念。」

跳過一些史哲背景的論述。「返魅」試著回應的是,啟蒙之後除魅所帶來的副作用。然而在這塊土地還來不及經歷啟蒙之前,我們就已受到除魅後西來的資本主義、功利主義與物質文明等多重洗禮,於是在淺薄的信仰、教育、社會制度與生活方式中,我們漸漸失去了原始本真的感動能力。

「返魅」一語對我來說,簡單的解釋便是「重新尋回感動的能力」。這裡所說的感動並不是指一種短暫的情緒反應,而是一種智性與感性複雜交互作用下激盪出深刻而持久的內在體驗,而這正是嚴肅音樂所擅長的。如此我們可以想見,嚴肅音樂的式微將對吾人造成多大的損失。

有沒有氣氛輕鬆一點的嚴肅音樂呢?當然有。但這裡我想強調的是,嚴肅音樂並不等同於古典音樂,而若是詮釋它們的方式不夠嚴肅(也包括各種技術、心智訓練不足的情形),即便原本的曲目是「嚴肅」的,也很難讓蘊含在其中的能量釋放出來。

拉拉雜雜地寫了一點,不知道是否有助於來聽的朋友理解「返魅書簡」的意義。至於「書簡」,我想若是聽了能喚起心靈某處的迴聲,也許這封信就是寫給你的囉…

但願在彷彿心靈的永夜、卻有滿天星斗之中,音樂的感動長與您同在。晚安。

敬請支持出版 → 群眾募資專頁:http://bit.ly/2FFx4ZQ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