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題

我曾經邊看comedian表演邊掉眼淚……
(嗯,本來不是應該要笑的嗎?)

表演者其實很成功,臺下確實笑得很開心;但我並不是因為笑得太厲害、也不是因為太難笑而哭,是因為我聽得出他所說的每一段小故事—無論是窮到付不出錢的糗事、或是和無家者之間逗趣的對話……它們全都是真的

正當表演結束博得滿堂彩時,他在舞臺上哭了。

也許人們進音樂廳,希望聽到的各有不同:有的期待合於樂譜的正確音符、有的期待吻合理想版本的順耳音符、有的則期待出人意表的美妙音符…

但我想說的是,在我音樂中的每一顆音符,它們全都是真的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